自卑的快乐

人们经常认为,自卑的人是可怜的。很多人都会觉得,人会自卑,一定是因为受过什么刺激,或者实在是能力不足,受到能力等级制的压迫,因此陷入了一种痛苦中。但我觉得,错了,人在自卑的时候是很爽的。

「自卑」即觉得自己卑微。这其实是很矛盾的一句话,按理说,自己就杵在这,自己就应该是自己的原点,是一个客观中性的实体。当不存在其他参照物的时候,怎么可能说某物更下等呢?因此,自卑的前提是自信。但这又不像是正数和负数,只是单纯的两极零和关系。自卑的最初动力,更像是为了避免自信失败所带来的舆论谴责。在我们的脑海中,这似乎是具有方向性的:自信象征着争取、前进与掠夺,而自卑象征着这些过程中失败者应该接受的惩罚:羞辱、折磨与死亡。

自卑的一个常见表现是喜欢弯着腰走路,有一点驼背。这个动作的潜台词是:啊,我不想被人注意到,我躲起来了,我躲起来了,我成功了。实际上,人的体积还挺大的,所以,这和鸵鸟把头插进沙子里没什么区别。这种自卑的行为是一种抵御:只要自己不存在,我就不会被喷。归根到底,自卑的人其实还是热爱这个世界的,因为自卑的人害怕被喷,说明他们其实在乎,甚至是热爱那些有可能会喷他们的人,并热衷于与这个自己假象出的幻想进行各式各样的搏斗,以此获得内心的平静。自卑的人对此常见的终极解释是「我要是不曾出现过就好了」。这是个很好的想法,然而没什么用,因为有这个想法的时候,人就已经出现在了世界上,自指的否认是无意义的。但不管怎么说,逃避虽然可耻但有用,自卑帮助人们暂缓了恐惧

另一个例子是恋爱,恋爱中,一方往往会把另一方神化。一个人赞同某事时,一定也是在否认它的对立面,反之亦然。「自卑」指的是某人觉得自己卑微,那么与之相对的,一定存在让他敬仰的东西,与之形成鲜明对比,显得十分重要。正是自卑让人意识到了其他事物的宝贵,让自己有所追求,整个灵魂也充盈起来,日子过得越来越有盼头了。自卑的人沉浸在崇拜的思绪中不能自拔,舔狗本身舔的也不是真实的个体,而是舔的过程本身就充满了快乐。可以说,是自卑帮助人们找到了自己的珍爱之物

自卑的另一个缘由,是为了融入人民群众中,好让自己蛰伏起来,免于危险。因为自卑,人往往会认为自己不值得成为某个位置上的人,当这种想法根植于心底时,自卑的人和统治他的社会产生了一种奇妙的共情。已经笃定自己是下等人的人是不可能真正和他的统治者产生相同的想法的,他实际上在获得一种蛰伏于社群中的安心感,但是他以为自己掌握了有关何者为应得的真相,便不再进行额外的思考。在这里,自卑让人感到了安心

因此,我认为,自卑虽然存在有关「卑微」的负面意义,但归根到底,它是一种能让自己感到快乐的心理活动。当一个人自卑时,他实际上是在设想这样一种情景:自己是一个下等人,一个或多个强力的上等人出现在自己身边,闪闪发光,用他们的力量压制着自己。自卑的人渴望光,渴望爱,渴望被引导。自卑的人从来不会想自己去成为光,自己去创造爱,自己去引导别人。无论是从物力还是心力的角度说,自卑都减少了很多维系生活稳定所需的成本。而这一情景适用的条件是,要拥有这样的笃信:我生来就应该是一个下等人,只要我遵从自己的命运,我就不会受到任何谴责;而外界的某种的谴责是至高的惩罚,一旦接受这样的惩罚,我就会在精神上被视作错误、丑陋和不好的,因此,此时,自己一定要产生负面情绪,让自己陷入深渊;只有力量更强大的存在才能谴责我,而我一定要接受这样的审判,这是天经地义的。

不幸的是,自卑带来快乐的前提依然是「已经很糟了」,即完全认可这套失败者应该得到应有惩罚的逻辑。因此,自卑带来的快乐是一个永恒的螺旋。自卑的人酷爱在脑内模拟这个过程,就像是小情侣吵架时不断地说「是我的错行了吧!」一样,是在无穷无尽的甩锅中获得逃离的快乐,但锅其实还是在这的,一动不动。

人们总是说自卑的人「太没自我了」,在我看来,恰恰相反,自卑的人实际上是自我意识过剩的。自卑作为一种心理活动,其终极目的就是让自己在痛苦的闪回中得到平复。这一目的说到头来依然是为了保护「我」的情感诉求,拥有这样的目的,恰好是人可以意识到自己的存在的体现。

自卑的反义词是自信,在我看来,能始终保持自信的人才是真的没有自我。他们知道在这个思考的过程中,推论是否正确和思考者自身是个什么东西完全无关,只要不断迭代,严格执行计划就好。因此,这样的人不会酝酿自我的感受,反复检验思考对自己的影响。他们是伟大的工具人,真正做到了「我将无我,不负人民」。

因此,让一个自卑的人转变为自信,无异于是一种酷刑。这在表面上看,是在迫使着一个人离开舒适区,往深了讲,意味着在彻底扭转个体的行为模式,抹杀自我意识的那一部分。而我们的文化往往对自我意识是百般赞颂的,这样一来,自卑的人又要因为陷入悖论而头疼了。

2019年7月15日

说点什么

avatar
  Subscribe  
提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