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越和考研

那位焦同学肯定是遭遇了性别歧视不假,造核弹这种事让你这种北京大小姐去干哪天觉得苦了嘤嘤嘤跑路咋办。这个歧视是挺常见的,站在考官角度看,没必要冒险招个女的。(没有说认为这种歧视合理的意思)

考研这事比较烦人的就是不完全按考试成绩说话,但这事的确不应该完全按考试成绩说话。首先,研究生不是完全自己开开心心看书看着玩来一波大五大六大七,一定程度上是要去搞科研打工,那既然是收打工仔,老板一定会考虑自己的效益。其次,学科实力≠考试成绩≠工作能力,这三个完全三码事。仅看初试的话,且不说考研初试难度和高考相比低得惊人,考完了之后对很多人的能力并没有那么有效的确证。

实践出真知。清华可能还好,我们这个级别的学校,老师就很喜欢要本校的学生了,复试都会把过线的本校学生花式找理由抬进去。我一开始觉得自己捡了便宜,很内疚,后来发现……老师们的歧视是有道理的。很多来我们这里的同学就是想通过一波考试翻个身,给自己用名校研究生的牌子镀个金,很多人不仅基本功差,思维迟钝,甚至也不是很想老老实实给老板打工锻炼自己能力入这行,只想在北京用两年时间到处逛逛,有些有志青年逛一逛是在想着看看能不能找份工作留在这里,更多的人根本不知道自己想做什么。这个思路和这个国家很多家里有矿的人出国留学的原理是差不多的,北上广就是小镇青年的美加澳。

回到焦同学。我的确是个考试分数和学科实力都不如她的废物,只是,从她的那段自白来看,我大概可以诛心地想到,在性别歧视之外的原因中,为什么她会被淘汰了。我身边有很多这样的朋友,从小生活在正义的道路上,对自己身处环境的正当性无比地确信。他们一直都觉得,只要自己按照规矩——成为一名考试做题学家——办事,那么总能做正确的事,变得更好更强,合理地把别人踩在脚下。在这样的环境里待久了,难免有自己很牛逼的错觉,以及觉得一切都能用考试做题衡量,以让自己生活在安逸的舒适区的错觉。

校园的确是这样的,充满着关于理性与公正的探讨的世界。所以很多泡在校园里的人还真就这么信了,以为所有的世界都是这样的。然而各个世界的联系是那么的紧密,不想明白自己为什么能一帆风顺地成为考试做题学家获得绝对正义的荣誉这件事,怎么可能想明白自己为什么被性别歧视呢?

说点什么

avatar
  Subscribe  
提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