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份:2016年6月

你怎么不去死一死

真是混蛋,那天早上我又梦见我的前女友也是初恋女友了,我他妈确实是个失败者啊,从我只有一次恋爱经历,并且可以多次梦见她就能看出来这一点。所谓人生赢家啊,就是比谁潇洒,抛弃一切头也不回地裸奔最好,反正不潇洒你就是傻逼。既然我都成这龟孙子样了,说明我输了,是个傻逼。

我一直对梦有着别样的崇拜,因为有时候做梦能梦见自己上天,飞行和游泳一样轻松,划划水就能俯瞰世界,太愉悦了。于是,尽管这种舒爽的梦境只是少数,我从很小时候就开始就喜欢记住自己的梦中的景象,并且尝试解梦,赋予其某种意淫出来的含义,给自己的生活一点盼头。有些梦的场景我多次遇到,有些故事也不止一次出现,还有些时候是某些故事的续集,甚至有时我会在梦中唱出没听过的歌,可惜我不懂乐理也不会视唱练耳,到现在也没记下来过一张谱子。有些时候我在想啊,梦是不是就是另一个世界呢。哎,梦,太神圣了。

因此,她三番五次地闯入我的梦境圣地,这让我出离愤怒,却也不知该向谁发火。唯物地讲,这并不能怪人家,梦都是自己做出来的——我没看过什么弗洛伊德梦的解析之类的民科读物,但「日有所思夜有所梦」这种狗屁谚语我还是懂的,操,这他妈就更显得我是个卢瑟了。

但我最近真的没想她啊,不过梦是很难被控制的,有些东西忘掉很久,做梦时也有可能忽然想起。直到最近,我多次分析各种各样梦境的特点,才大概想到了几种梦的形成机制。我现在倾向于认为,人大脑里应该是存在主观无法控制的「潜意识」,因为我经常在梦醒之后很长的一段时间内把梦里的内容当做现实,比如我梦见一个身边的漂亮女孩子向我表白,就总觉得应该乐呵一上午,直到中午才想明白为什么要乐呵,操他妈,不是做梦来着吗。

想到这里,我就更悲哀了。我多次重复的失败者梦境,无非是潜意识对我表层理智的一种抗争:啊,你个傻逼,嘴上说着不喜欢人家了,可是我喜欢啊,不行,你得给我喜欢一下她,不然我饶不了你啊啊啊啊啊啊。

潜意识你真是个傻逼啊,你怎么不去死一死。

梦不是没有逻辑的,我相信世间万物都存在逻辑,你不知道罢了。比如第一次梦见她,是在同学聚会,所有人都围着她转,我那个生气啊,就走过去抽了她一巴掌。后来又有一次,梦见靠甜言蜜语欺骗,把她按在地上操,那白花花的大咪咪,爽啊。那天梦见的那次,我像个臭屌丝一样跑到她大学宿舍楼下敲门,然后被她和她的舍友一起出门笑话。这太魔幻了,不过这不是重点。我想[……]

继续阅读

啥也不喜欢

我对小时候的一件事一直记得很清楚。5岁那年,老爸采购了两个黑色的音箱,挂在房间角落的天花板上。连上CD机听音乐,屋里满是立体声,像是歌舞厅一样,倍儿嗨。这时我妈回家了,我爸开始炫耀这玩意,然后我妈忽然很生气,要求把音箱撤掉,我爸毫不在乎她说的,不为所动。然后只见我妈把两个音响扯下来,摔地上彻底砸烂,最后还顺手给了CD机一拳。后来我爸也很生气,俩人就扭打起来了,场面很乱。

我后来很是疑惑,直到一年前,才问我妈当时为啥要大发雷霆砸东西。她很生气而义正辞严地说,你看看家里挂俩黑灯笼,像什么话!跟什么似的,什么时候家里才挂黑灯笼啊?那是死人的时候!办丧事哪?!

我一直希望相信我妈只是有点封建迷信而不是仇恨音乐,但讲道理的话,其表现只能让我觉得她确实是极憎恶音乐。比如每次我爸开外放听歌的时候,我妈都会特别生气地要求他调低声音或者干脆关掉,然后我爸就戴上了耳机。即便是看电视无意间切到了音乐频道,老妈也会很快地要求换台。诸如此类等等,我每想到此,都会觉得老爸很惨,毕竟他作为一个从小到大好好学习宅得不行的老实人,业余爱好无非就是读书、音乐和打游戏三样,我妈一不喜欢读书,二对音乐没感觉,三她只会玩连连看,简直是我爸的完美克星。

唉,每想到此,我都觉得相亲是多奇妙的东西啊,能让三观如此不合的二人产生相爱的错觉。而子女又是更奇妙的东西,能让毫无错觉的二人产生凡人庸众不应有的高贵的责任感。

和老爸一样死宅的我也大约继承了他的这三样爱好。多亏我妈不喜欢音乐,我没有像很多同龄人那样从小被按在地上去学钢琴。不过我一直觉得音乐是很奇妙的东西,总想找个机会学学乐理什么的(当然了,把我按在地上学钢琴肯定是不可取的),然后练成一门乐器,学好了之后天天在家里跟着唱,气死我妈,给她点颜色瞧瞧。

前几天,我终于决定要买吉他了。那天晚上一边在YY里吹牛逼,一边让郑公子帮我挑琴。我说,看看这个琴怎么样。张弛说,你要买琴?学吉他?我说,对啊。张弛说,那你现在学吉他……有点晚了吧?我说,为啥晚了,老年大学里老太太还从零开始学钢琴呢。张弛说,你现在学又不能泡妞啊。我说,操,我是有梦想的人好吗,我就自己学着玩。张弛说,哦,那就无所谓了。

我很生气,回头问郑公子,你学吉他是为了泡妞吗,郑公子「嘿嘿嘿」地笑,说,那肯定是为了音乐梦想啊!张一弛说,你新人学琴,买个两三百的差不多了[……]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