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站心得

折腾了三天,终于弄得差不多了。在这里简单地给大家讲一讲怎么弄一个自己的网站。

为什么要建个网站呢,主要是为了给我的吹牛逼文归档,方便自己看以及转发给身边的朋友看,并没有钻营SEO成为某领域吹逼大咖割韭菜的想法(也没这个能力(在这个时代,想通过个人博客这么做也不靠谱,不如运营微信微博知乎)。国内的blog大多太low,后来发现了简书,做得不错,功能到位,我很喜欢,就放弃折腾了。但我的简书今年年初吃了一发赵弹攻击,一半的文都被锁了。于是我重新捡起了大二时候三分钟热度学习的web开发知识,这次必须把这玩意整明白了……

好狠啊,怎么能这么狠啊!我只是个喜欢和同学吹牛逼的小透明啊!

这年头网上资源一找一大把,想学什么都有。直接Google「VPS 建站」「VPS V2ray」之类,就ok了。大家也想搞的话,看看下面这几篇文,按部就班操作,就够用了。

关于如何购买VPS和具体的操作,这里采用了以下两篇攻略,写得很到位,完全够用,向他们表示感谢:

1.VPS+LNMP+WordPress搭建属于自己的博客【Vultr实测记录】

2.WordPress建站: 便宜VPS+LAMP搭[……]

继续阅读…

我被人民背叛了

我把多余的梦境托付给你。

图片摄于2019年7月13日,三斋东门外。牠睡得很安详。

今年工作报告的主题是经济学。

去年的这个时候,经过同学介绍,去了新东方,找到了做一对一老师的工作。众所周知,我在说话方面别有特长,所以在讲东西方面,我一直都挺有自信,也很期待做这工作的。

我从小到大一共就上过三个课外班。第一次是在小学三年级时,一个退休的老教师为了补贴家用,开了个奥数小班,那时候奥数还很火,学了它就有机会上好初中,我就去了。一年后,教委就规定奥数不得与升学挂钩,我就不再去上了。我上初中的时候,那位老师就患癌症去世了。第二次是初二时候,一次数学没考好,考了六十多分,我妈就急着给我报了个学而思的班课,老师是个研究生大姐姐,还是挺认真负责的,不过有几个同学上课一直在捣乱闲聊,这课上到后来几节,基本就没法继续了,只剩下四五个人,就和那个老师聊闲天。我也不知道我数学水平有没有得到提升,但总之期末考试考了八十多分,就不再报了。第三次是高一时候,新东方开展了一个活动,免费请我们学生去体验上英语课外班,持续半个学期。讲课的老师也是个小姐姐,主要是带着我们做完型阅读[……]

继续阅读…

自卑的快乐

人们经常认为,自卑的人是可怜的。很多人都会觉得,人会自卑,一定是因为受过什么刺激,或者实在是能力不足,受到能力等级制的压迫,因此陷入了一种痛苦中。但我觉得,错了,人在自卑的时候是很爽的。

「自卑」即觉得自己卑微。这其实是很矛盾的一句话,按理说,自己就杵在这,自己就应该是自己的原点,是一个客观中性的实体。当不存在其他参照物的时候,怎么可能说某物更下等呢?因此,自卑的前提是自信。但这又不像是正数和负数,只是单纯的两极零和关系。自卑的最初动力,更像是为了避免自信失败所带来的舆论谴责。在我们的脑海中,这似乎是具有方向性的:自信象征着争取、前进与掠夺,而自卑象征着这些过程中失败者应该接受的惩罚:羞辱、折磨与死亡。

自卑的一个常见表现是喜欢弯着腰走路,有一点驼背。这个动作的潜台词是:啊,我不想被人注意到,我躲起来了,我躲起来了,我成功了。实际上,人的体积还挺大的,所以,这和鸵鸟把头插进沙子里没什么区别。这种自卑的行为是一种抵御:只要自己不存在,我就不会被喷。归根到底,自卑的人其实还是热爱这个世界的,因为自卑的人害怕被喷,说明他们其实在乎,甚至是热爱那些有可能会喷他们的人,并热衷于与这个自己假象[……]

继续阅读…

独立与成熟

我们形容一个女子时,经常用「独立」或是「干练」之类的词汇,而似乎很少用这两个词形容男性。这种描述习惯上的不平衡显而易见。我对这一现象的理解是:人们认为,男人本来就应该独立而干练,女人本来就应该依附而娇柔,所以要专门用这些词敲打一下忤逆了人们预定期待的个体,以表斩首示众之意。

假若事情真的如此,那倒也还无可厚非。不过我是想不太明白这事的,究竟是先有了两性相差很大生活方式的客观现象,才有的「独立」「干练」之类的词汇?还是反过来?换言之,如果要你更加精准地概括这些词汇,你会怎么表述呢?

人,只要活着,那从生物学意义上,的确就是个独立个体。生活在大都市的男男女女,只要自己一个人住在单间里,那的确是在居住意义上达成了独立。一旦找了一份工作,和一个人达成了契约,不再依赖父母等爱人无条件的经济输送,那似乎也是实现了财务独立。这样的诸多「独立」,好像是年轻人们经常追求的东西。

但我们也不可能真正地完全独立。从更宏观的角度看:人一旦存在,就不可避免地在呼吸,和气体产生相互作用。生活在同一所公寓同一片小区同一座城市中,就会不得不考虑楼道物业交通等问题。给老板打工,是在进行经济活动,那也不可避免地和别[……]

继续阅读…

被遗忘者

魔兽系列剧情中,有一支特殊的种族势力,是由希尔瓦娜斯带领的「被遗忘者」(the forsaken)。这样文艺的称呼是他们的自称,俗称呢,就是亡灵,也就是死了之后从坟头里被拉出来,获得了第二次生命的人。

在诸多文化中,死亡都几乎是一种禁忌话题,让死人复生更是大逆不道的逆施。魔兽世界作为一款白左游戏,在身份政治这块格外下功夫,基本做到了普世价值上的大一统,几乎所有正派角色都信仰自由这一价值观,圣母化的剧情发展下,兽人几乎就是绿皮的人类了,然而每个种族也都有着属于自己的刻板印象,以维系设定脆弱的神圣感:比如地精贪财,兽人强壮,侏儒热爱工程学,精灵族高贵长寿,等等。亡灵一族的设定则是复活后会性情大变,再正义的人也会显得有点邪恶,变得极度厌世,脾气很差,甚至本能地想要报复生者。

有趣的是,死人就叫亡灵嘛,为什么还起了个「被遗忘者」的雅号呢?游戏中的原话是这么说的:「记住被遗忘者的含义,我们既非生者也非死者,我们将被活着的和死去的人遗忘。我们回到了曾经告别的世界上,但是却永远无法回到我们曾经活着的那些日子,永远无法回到那些我们曾经爱过的人的身边。我们是存在也是诅咒,因此我们遗忘过去,并且被过去[……]

继续阅读…

从理想主义的污名化谈起

前些日子,在朋友圈看到了初中班主任老师转载的一篇文,是我们学校今年高三毕业生在毕业典礼上收到的副校长演讲致辞。文章的标题很爆款,叫「要理想,但不要理想主义」,吸引我点进去看了看。

首先,且不说文本的内容和针对它的价值判断,标题的这句话本身就很拧巴,充满着一股靠具有相同字符的名词并列来钓鱼的味道。如果它的确是个一目了然的真命题的话,类似的句子应该是「要雷锋,但不要雷峰塔」,或者是「要Java,但不要JavaScript」之类。但很明显,雷锋和雷锋塔除了字音外毫无半毛钱关系,理想和理想主义似乎就没法被轻易地撇开了。如果说「要理想,但不要理想主义」的话,那类似的表述似乎是「要黑人,但不要肤色黑的人」。

从我们的直觉来看,「理想主义」多半可能是和「理想」有关的一种精神思想的产物。然而作者一定要说「要理想,但不要理想主义」,假若这样的命题成立,就只能有一个解释了:在某种神必的价值取向下,「理想」和「理想主义」之间存在了相悖之处——自然语言就是这样磨人的小妖精,你越是解构她,她越让你感到乏味,就不再想多说哪怕一个字了——也就是说,要么此处的「理想」不是我们想象中的那个「理想」,要么此处的「理想[……]

继续阅读…

精神股东与消费快乐

重水姐评论区下面那些迪士尼精神股东,真的很让我羡慕。

作为能接触到米老鼠唐老鸭的中等人,我从5岁开始看米老鼠杂志,一直到12岁,迪士尼也算是我构建起最基础普世价值世界观的洗脑源了。从小到大一直都是过激迪士尼吹,迪士尼的作品也很少让人失望过。不过这种 守护最好的XXX 不许喷我的爱豆 的心态,可能小学毕业后就没了吧。

羡慕她们,20多了还能带着12岁的心态潇洒消费。天然地就受到很多关爱,能心安理得地花着钱,并且觉得我消费我有理,这种状态——之前也讲过,人能够确认自己做的事情是正义的,不去反思,就会快乐——我是真的很羡慕。

只要能想明白,在这个时代,实际上能为自己带来快乐的,只有 买买买 和 啪啪啪 两件事,就会意识到,对消费的客体思考太多,揭露出自以为的真相,就会破坏消费过程本身具有的快乐。这种想法很危险,会阻碍快乐的生长,让自己进一步接近死亡。

「鱼生下来是不是为了被我吃掉」以及「鱼长出骨头来是不是为了在我吃它时碍我事」之类的问题,实在是太破坏吃鱼的感观。不过对我来说,一旦有一次意识到了这一点,就很难再回去了,很多快乐就这么消失了。

柔软的那部分到底有什么用呢?虽然从小到大一[……]

继续阅读…

我被人民背叛了-origin

我这一年来得到的最大的收获就是:我被人民背叛了。

我很久以来的思维模式是高度理性主义的,总是第一性原理式地去通过一些基础假设思考生活中的问题。这些假设包括:人具有自由意志,个体具有基本权利,开局和结果都应当尽可能平等,之类。我始终相信这是人人追求的东西,毕竟课本上也是这么写的,我小时候一直以为,是荒谬的集体主义和邪恶的暴君让我们失去了这些美好的,人人追求的价值。

但这几年发生了很多事,在观察中,我意识到我的极端自由化的思想方式和诸多初始假设已经无法解释很多现象了。

比如我发现,一旦存在某种评价标准,平等就会消失,这是一件可检验的事。可即便在竞争之外,我们单纯去讨论同情心,绝大多数人也都不在乎平等——无论是形式上的还是结果上的。嘴上说着平等的人,很多时候都只是出于嫉妒和自卑,想要在不有损当前利益的基础上,在自己的短板部分攫取更多利益罢了。这个现象在女权运动中展现得比较明显,此处不做展开。

比如我还发现,世界上根本不存在绝对的个体意识。再尊重个体意见的个体主义者,也会认可一定意义的普世价值,也希望自己能有三两知己作为交流空间中的同温层,渴盼同温层就意味着集体意识、归属感。最终的结果[……]

继续阅读…

焦越和考研

那位焦同学肯定是遭遇了性别歧视不假,造核弹这种事让你这种北京大小姐去干哪天觉得苦了嘤嘤嘤跑路咋办。这个歧视是挺常见的,站在考官角度看,没必要冒险招个女的。(没有说认为这种歧视合理的意思)

考研这事比较烦人的就是不完全按考试成绩说话,但这事的确不应该完全按考试成绩说话。首先,研究生不是完全自己开开心心看书看着玩来一波大五大六大七,一定程度上是要去搞科研打工,那既然是收打工仔,老板一定会考虑自己的效益。其次,学科实力≠考试成绩≠工作能力,这三个完全三码事。仅看初试的话,且不说考研初试难度和高考相比低得惊人,考完了之后对很多人的能力并没有那么有效的确证。

实践出真知。清华可能还好,我们这个级别的学校,老师就很喜欢要本校的学生了,复试都会把过线的本校学生花式找理由抬进去。我一开始觉得自己捡了便宜,很内疚,后来发现……老师们的歧视是有道理的。很多来我们这里的同学就是想通过一波考试翻个身,给自己用名校研究生的牌子镀个金,很多人不仅基本功差,思维迟钝,甚至也不是很想老老实实给老板打工锻炼自己能力入这行,只想在北京用两年时间到处逛逛,有些有志青年逛一逛是在想着看看能不能找份工作留在这里,更多的人根[……]

继续阅读…

从电影《流浪地球》谈电工刘

我中考后看的《三体》,高一时候把电工刘全集看了。说来惭愧,我科幻看得不多,但只看了臭名昭著的电工刘的作品,这主要是给他的《三体》一个面子,另一方面,也算是一种「为你打开一扇门」,毕竟刘慈欣入坑科幻,有始要有终。所以我很难说科幻小说是怎么样的东西,只能吐槽一下电工刘的作品风格。

作为一个各种领域中的原作党,我一开始听说流浪地球要拍电影的时候内心比较复杂,一方面,流浪地球的设定很适合做大特效大场景,看着肯定很爽,另一方面,我知道原作里面那段刺激的人类自相残杀戏码肯定不会出现了——果不其然,电影中取而代之的矛盾是地球撞木星,对执行流浪地球计划中受到的社会阻力也是一笔带过,最终,作品的价值观落脚在了「回家」这一点上。电影在大年初一上映,吴京饰演的父亲最后和儿子和解的感人演说牵动了无数观众的心(但由于吴京风评被害过于严重,我看到那时居然一点都不感动甚至还想笑),从这个角度说,《流浪地球》是一部优秀的商业电影。

但从剧情片本身的艺术性而言,这部作品并不高明。剧中的每个场景拉出来看,表演得都不错,特效和美术也算是国际顶尖水平的了。但剧本把它们凑在一起,就感觉特别拧巴,每个段落的衔接和转折都显得十[……]

继续阅读…